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人生哲理 > 文章内容页

“一元钱”和一碗汤圆的故事

来源:一生励志 日期:2018-09-01 10:19:26 分类:人生哲理 阅读:

   

家里妈妈又下岗了,靠在菜市场上摆个摊子过日子,我从不敢伸手向妈妈要零用。  
周六那天早上,我刚起床妈妈就把两元塞进我的口袋里,一夜之间,她仿佛成了大富婆,挺阔气地说:“你想吃什么就到街上去买吧!”  
“一元”和一碗汤圆我不是在做梦吧?我从口袋拿出来,看了又看,两元,真的是两元!我说了声“谢谢妈妈”,撒开腿就往外跑。  
我跑出家门不远,就听到“卖汤圆啊卖汤圆”的叫声,循声望去,没见到卖汤圆的,却见对面街头蹲着一个小女孩。她面前放着一只破碗,手里拿着一根竹棒子,一有人从她跟前走过,她就用竹棒子敲着那只破碗,乞求道:“好的阿叔阿姨,给点吧!”  
我禁不住走过去,看了看,是个盲女。不由得想起了表哥曾经对我说过的话,现在有些残疾人在街头讨,其实是装出来的,骗取人们的同情,千万别上当。那么这个小女孩是真盲还是假盲呢?我仔细地审视着她那双眼睛,似睁非睁,似闭非闭,不时微微地动一下,却不见目光,一有动静就侧着耳朵听,从表面上实在看不出什么破绽来。这家伙装得倒像,我得想个法儿,揭穿她的庐山真面目。  
我跑回家去,找来一张半旧的包书纸,用小刀把它裁成一元大小,对折起来,揉了揉,捏在手里。  
我不紧不慢地来到那小女孩跟前,她立即用竹棒子敲着破碗叫道:“好的人,给点吧!”我把捏在手里的“一元”丢进她的破碗里。她反应倒快,一下就把“”抓在手里,站起来,一连说了几声“谢谢”,转过身,用竹棒子点着地板,慢慢地朝街那头走去。  
我朝她去的方向望望,那边有一个卖汤圆的小摊档。这小女孩想去买汤圆?难道她真是盲人?我连忙跟在她后面,只见她走到那卖汤圆的阿婆跟前,问:“是卖汤圆的吗?”  
她果真是去买汤圆,这回糟了!刹那间,我仿佛被人扒光了衣服,当街曝光,又羞又愧。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,自以为人家是骗子,到头来自己反而成了个不折不扣的骗子,而且骗的是一个十分可怜的小盲女,我还算是人吗?我正想上前要回我“好施舍”的“一元”,可是,我一看,那“一元”已交到了卖汤圆的阿婆手上。阿婆拿着那“一元”,又看看那小盲女,问:“小妹妹,你想吃汤圆?”  
小盲女说:“不,买给我妈吃的。”  
“买给你妈吃的?”  
“是呀。”  
“好,好!”阿婆一连说了两声“好”,收下了那“一元”,舀了满满一碗汤圆,装在一只塑料袋子里,提了提,似乎有点不,又加了一只袋子,这才交给小盲女,说:“小妹妹,拿着,路上点。”  
小盲女拎着汤圆走了,阿婆又拿出那“一元”,用手轻轻地抹了抹上面的皱纹,然后对折起来。我再也不能犹豫了,急急上前,大声叫道:“阿婆,这不是,是一张废纸!”  
“我知道。”阿婆坦然地望了我一眼,把那张纸装进口袋里。  
“您知道?”我指着小盲女的背影,不解地问,“那您为什么还把汤圆卖给她?”  
“卖给她?不,我是送给她的。”  
“这……为啥啊?”  
孩子,你不知道。我在这里卖汤圆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,来我这里买汤圆的,不是白发苍苍的老人,就是年轻力壮的汉子,他们不是给自己的儿孙买的,就是给自己妻子买的,只有刚才那个小女孩是给自己的阿妈买的。”说到这里,阿婆轻轻地叹息了一声,“年纪小小的,眼睛又看不见,难得这一份孝啊!”  
我整张脸不由得像火一样烧起来,我的仿佛被谁用刀子狠狠地刺了一下,一阵尖锐的痛,细密的汗珠随即渗了出来。我掏出一元,怯怯地说:“阿婆,我给您一元,您把那张纸换给我,好吗?”  
“你想换我那张纸?”阿婆瞅着我,疑惑地问,“为什么呀?”  
“这,这……那张纸是我的。”  
阿婆从衣袋里掏出那张纸,问:“这张纸明明是那个小女孩给我的,怎么是你的呀?”  
我红着脸,将我怎样试探小女孩的事,在阿婆面前彻底坦白交代。  
阿婆没责怪我,说我能承认错误还是个诚实孩子。她说:“这你就不必换了,我说过,那碗汤圆是我送给她的。”  
那“一元”我要不回来,里实在愧疚。望着阿婆那张饱经风霜的脸,我想到了妈妈,阿婆在这街头上摆个小摊档,挣几个实在不容易啊,我怎么能让阿婆去吃这个亏呢?我想了想,说:“阿婆,我也买一碗汤圆,给我妈的。”  
“好,好!”阿婆又是一连说了两声“好”,给我舀了一碗汤圆,装在塑料袋子里。  
我接过汤圆,顺手把两元塞给阿婆,像战场上战败了的逃兵,飞也似的跑了,阿婆在我身后叫喊什么,我半句也没听进去。
X

打赏支付方式: